Murmur

還是不行 再怎麼做 還是在內銷
裏面的人瘋狂努力 究竟是少了什麼

昨天衝完浪的夏日行程,曬得黑亮亮又素顏的來看名稱取得既哲學又詩意的展覽:「孤獨的解答:愛是孤獨的人為了化解孤獨而從事的行為」,台灣藝術家謝怡如與來自印尼萬隆藝術家Endira Julianda的雙個展。

展名取於德國哲學家 Erich Formm 於1956年發表的〈愛的藝術 The Art of Loving〉提到愛為自然發生的,但需透過更多的練習,讓生物性的作用成為一種能力,用以解決人性中引發出來的孤立感受。

Erich Formm〈愛的藝術 The Art of Loving〉再往下延伸,瞭解到他是從心理分析的角度出發,他不是要教導如何去愛的情愛聖經,而是從理論到實踐,提供給我們在日常生活的實踐方式,另一種最佳的思考和反省的路徑。

藝術讓我著迷的地方,不單單是藝術家將自身與社會的連結,反映在創造出來的作品,而是在瞭解藝術創作的過程中,更能將那股正面力量反推自我,再次發現與瞭解自己與社會間的關係。

來看展覽之前,在車上才跟朋友討論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的確也是我常常都在取捨跟思考的問題;一到五白天上班,下班後繼續和藝術工作,週末除了看看展覽,有沒有自己的生活呢?至少目前藝術已經融入到成為自己生活的一部份,所以不會覺得看展覽或做 project 是工作,當然如果放假還有時間可以往大自然跑~ 就是一種放鬆,一種生活態度跟習慣。曬黑,一直就是很「我」的style! 

當然,從一個展覽閱讀文本,慢慢擴散到各個面向的思考,也深深連結個人生命經驗 (Biology)。從工作與生活與藝術與社會取得平衡,家人、自己、朋友、寵物、到未來的另一半,還有人生不同階段的挑戰、挫折、成功、開心等的「平衡」本來就都存在著,但我們就算到老也千萬不要怕嘗試不要怕踏出那一步,不要讓自己後悔 ! 

人生的痕跡或多或少可引導我們去思考社會現存的種種現狀,讓我們思考的是究竟是什麼時間/誰/為什麼有這樣的事件發生? 冷戰過後世界明顯地被化分為二元體系,政治、文化、性別等比比皆是;而帝國邊界的出發點不僅帶出一種如教堂式告解,以為試圖將念頭告解完得到神父諒解後即被原諒的心態,但民族信心長期處在不平等的狀態,反而讓不公平被正當化,另一方面政治身份公開性與詭譎的窺探視角,引起共鳴的思考點無非是對已存在生活中看似無感實則相當詩意切身的隱喻片段的重建與再解讀。

集體意識,也常常讓我們對事件訊息存在美麗的錯誤,我不確定從相較於集體意識的少數意識是不是就是所謂的真實,但可以從相較於多數的少數人事件支持行動中,觀察到社會或是我們本身究竟缺少了哪些部分?是對民主政治的冷感?對遠在伊拉克的無感漠視?還是對巴勒斯坦的知識認知落差?

我們所理解的世界,究竟是一種存在於我們想像的地圖,或是將自身處於危險臨界點的真實世界,然後向外界說明我們更接近政治真實、經濟實踐?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生命經驗,當我快速掃過媒體資訊,或大量閱讀作品資訊,或策劃下一個展,甚至經過今天深度討論後,反思自己長時間的暴露在資本主義體制下,反而促進我更深刻地感受到藝術力量,腦袋中存在批判性的思考,像是天使跟惡魔不斷地辯論。

不論如何….這也讓我想起一位大藝術家對我說過「Art is useless but helpful」我想他想闡述的影響力就如同自己不時透過藝術向自己丟一顆震撼彈吧。看似矛盾的說詞,其實是另一種推動社會與自我實現的助力..

我們有一種奇妙的默契
好久不見 
會不斷喊著阿姨的名字
會跟阿姨玩小遊戲
還會問阿姨指甲為什麼有顏色

小朋友天真的個性好珍貴噢
愛妳~

我們有一種奇妙的默契
好久不見
會不斷喊著阿姨的名字
會跟阿姨玩小遊戲
還會問阿姨指甲為什麼有顏色

小朋友天真的個性好珍貴噢
愛妳~

天蠍

神奇的第六感
總會在想法出來之前
先有動作

當下看似感性的決定
事後常常告訴我
這, 是最讓我舒服的選擇了

Keep going forward..

life

最近各方面的突破跟改變
還滿慶幸自己傻乎乎的那股莫名勇氣
生命就是有這些喜歡
真實感覺心跳撲通亂跳
和伴隨不完美的失落
挺美妙的

第一次挑戰親口說出來
雖然很孬不是一開始就表明
不過我還是一直很享受當下的每一刻
彷彿扭捏也雲淡風輕

小小感動

最近與新團隊工作,對我來說,要做很多功課盡可能精準的呈現精神。
開完會後,雖然工作模式變化不大,但內容一直是我要去學習跟挑戰的。

今天晚上才寄出邀請,稍晚就收到回信,說「最近剛好是創業初期,吃苦瓜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長,此時周一晚上看到您的信就像久逢甘霖一樣,開心以外的是更多的驚訝,旁人我不知道,對我來說這該是有史以來最精準的行銷信了….。」

心裡面萬分感動啊~因為對我來說,工作的成就感不在於我賺了多少錢,而是在於付出的過程中可以創造出多少價值。看到其他人獲得滿足,而我小小的心靈也已經得到了莫大的喜悅跟滿足。

Smile

開始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了

And you can see they start to smile at me again…